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疾病主题博物馆、艺术展,是纪念疫情的最佳展现形式!

2020-03-03

2020年,一群人可能因为食用了野生动物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新型冠状病毒,让我们遭受了沉重的代价和深刻的教训。



因不尊重自然、敬畏自然而导致的恶果早已不是新鲜话题,它本应深深地烙印在人类的记忆中。但是健忘的人类抛弃了历史、抛弃了过去、抛弃了本应铭记的教训,以无数人的生命为代价回想起人类与瘟疫、传染病的残酷斗争史。


此前,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发声呼吁中国建立一座国家级的“中国防疫博物馆”来记载从SARS到新冠肺炎的历史,记载中国人民在新世纪为生命而拼搏的过程,受到很多人的认可



确实,博物馆作为保存人类记忆的机构,用“物”的方式守护过去的智慧、教训和精神遗产,其目的之一就是让人类以史为鉴,避免重蹈覆辙。但遗憾的是,我国到现在还没有一座国家级的医学博物馆。


从2003年的SARS,到如今的新冠肺炎,都是令全中国和全世界所关注的重大公共卫生事件。而每一场战“疫”中的种种努力,都可歌可泣,令人动容,更值得被纪念。



小天今天为大家搜集了全世界关于记录健康、疾病或因重大疫情引发灾难的相关博物馆和近年来世界博物馆中以“传染病”、“瘟疫”为主题的展览和重要艺术作品。希望可以让我们唤醒对自然生命与人类生命的同等尊重和敬畏之心。




英国曼彻斯特亚姆村瘟疫博物馆


位于英国曼彻斯特东南约50公里的亚姆村,是一个典型的居民生活区,主要用作谢菲尔德和曼彻斯特两座商业城市的通勤者居住。但1665年爆发的黑死病给亚姆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



他们用石头垒起一圈围墙自我隔离的感人事迹流传至今。而在瘟疫事件平息的300多年之后,当地人用博物馆的方式把它完整的保留下来,成为人们缅怀过去、追忆曾经为之付出的纪念。



1994年,瘟疫博物馆开馆。亚姆博物馆以极简线条勾勒出的老鼠为LOGO。它规模不大,但里面别有洞天。在可以同时容纳30名听众的博物馆中心大厅,你可以了解有关当年那场黑死病的文史资料



霍克希尔路上的卫理公会教堂为博物馆的主展馆,整合了周围的其他遗迹,如第一个瘟疫受害者乔治·维克斯的“瘟疫小屋”、莱利坟墓、当时村民们在村庄外围用石头垒起的围墙,曾经放用醋泡过硬币的岩石上的孔,以及牧师威廉·蒙佩森提出自我隔离时说过的话的牌匾等。这些都已成为了历史的见证。而亚姆村也被英国北部居民当成圣地,吸引了很多游客。




澳大利亚人类疾病博物馆


在澳大利亚悉尼南郊,坐落着澳八大名校之一的新南威尔士大学。在这个大学的塞缪尔斯大楼内,有一个冷门的人类疾病博物馆。馆内展出2500多个人体患病器官,有的甚至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


博物馆收藏展示了数百种疾病及其并发症的资料和相关人体组织样本,包括艾滋病、癌症、中风、心脏病、糖尿病、遗传性疾病等。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博物馆保存了一些传染病病例的样本。由于普及疫苗接种和实施公共卫生计划,在澳大利亚伤寒、白喉病、麻风病已经绝迹了。但是博物馆还保留了这些疾病的组织样本。



这里所有的展示器官都是得到患者同意后捐献出来的。许多患者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教育后人,让大家了解疾病对人体的损害程度。可贵的是,大多数器官都附有详细的病史档案。包括患者出现的症状和曾经进行的治疗,非常有利于学生和研究人员学习和研究。



该博物馆馆长丁·罗维特表示,开办人类疾病博物馆对于公众很有教育意义。参观者能在博物馆看到吸烟者黑色的肺、酗酒者肿大的肝脏、鸡蛋大小的乳腺癌肿块、因患关节炎而畸形的膝盖后更加重视自己的身体健康。



博物馆目前更关注面向公众的科普宣传。每年的悉尼科学周,新南威尔士大学开放日期间,博物馆都会举办有趣的互动活动。



此外,博物馆与时俱进,开发出多种高科技装置和观众互动。比如用3D打印机打印一个COX-2蛋白质的模型;利用虚拟现实技术,让观众戴上特制的眼镜,模拟一次在细胞内部的旅行。观众还可以使用线上博物馆App来了解博物馆,也可以通过博物馆的脸书和推特账户互动交流。这里定期举办的免费科普健康讲座也吸引了不少人。比如博物馆会邀请新南威尔士大学免疫专家讲如何提高免疫力,如何避免过敏等等。





香港医学博物馆


1894年5至10月,在香港大流行的鼠疫导致2千人以上丧生,成为香港开埠甚至有记录至今最多人死亡的瘟疫,香港三分之一的人口逃离香港。


香港医学博物馆(Hong Kong Museum of Medical Sciences,HKMMS)是香港一所以医学为主题的博物馆,。它位于香港岛中西区上环及半山区之间一带,成立于1996年,前身为1906年的香港细菌检验所,是为了应付当时流行的鼠疫。



现时,香港医学博物馆内在底层、地下、一楼分别有十一间各具特色的展览厅去介绍香港医科学术的发展历史和昔日疾病被扑灭的情况。主要陈列了多种不同之医疗用具、介绍香港医学卫生及护理工作、19世纪时香港鼠疫情况的物件及实验室展示还原当时疫情发生时的真实场景。



此外,香港医学博物馆内亦开设了展览厅介绍雅丽氏何妙龄那打素医院及东华三院的历史,同时馆内有太平山观景廊,图书室及演讲室。





史密森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

《爆发:连接世界的流行病》展览


该展览探究人畜共患病的起源、人类在传播动物传播的病毒过程中的角色以及如何处理疫情。展品包括 果蝙蝠、伊蚊、1929年去世的人头骨、记录艾滋病人生活的剪贴簿等,其中果蝙蝠携带着导致2001年孟加拉国爆发疾病的尼帕病毒、伊蚊携带寨卡病毒。



展览希望观众可以在该展览中学习像流行病学家一样思考,在交互式模拟中发现人类、动物和环境健康之间的联系;结合个人记忆对疾病幸存者和第一线医护人员的照片进行反思;在一个多玩家游戏中学会和其他访问者在疫情进一步传播之前合作控制疫情。


埃博拉疫情展区


此外,展览社教活动丰富并且得到了广泛参与。2020年2月4日下午,馆方举办了该展社教活动“互联世界的疾病侦探”。


由于疾病的爆发是对全球健康的威胁,该博物馆还将提供免费的“ 菜单式”展览知识包供全世界的社区打印和展示。相关 展览知识资料包包括用于翻译和定制的指南和模板。



纽约博物馆

《细菌之城:微生物与大都市》展览


该展览是纽约博物馆为了纪念1918年世界性的流感危机而组织的。它探索了纽约与传染病作长期斗争的复杂故事,这场斗争涉及政府、城市规划者、医疗专业人员、企业和社会活动家。 它揭示了我们对疾病的理解,疾病如何改变我们的身体、社会和文化,以及在城市环境中人与病原体之间令人惊讶的相互作用。



展览由纽约博物馆与纽约医学专科学院、英国惠康基金会合作设计。为应对展览期间可能迎来的流感季节,博物馆还搭建了一个免费流感疫苗注射诊所。



展览一大特色是将画廊和图书馆融合在一起,参观者可以在这里观看历史文物和为展览创作的当代艺术品,通过精心挑选的书籍深入探究展览的主题,并通过数字互动获得广泛的视角。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

《健康状态:疾病和治疗的可视化》展览


纵观历史和文化,疾病和治愈的概念通过艺术被赋予了具体的形式。该展览收录了80多件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作品,从古代到现在,包括绘画、素描、印刷品、雕塑、照片和多媒体,它们共同阐明了艺术在塑造我们对疾病和治愈的感知和体验方面所发挥的作用。



作品分为四个主题组,分别是传染病、精神状态、护理世界和分娩,强调对象的不同功能,如文档、隐喻、幻想、抗议、祈祷和见证审视了流行病和传染病带来的社会焦虑。在整个展览中,挑衅性的跨文化并置从视觉角度考虑了广泛的问题和特定的历史事件,如黑死病和艾滋病危机。


《1656年的瘟疫》这幅作品是那不勒斯与黑死病之间最具毁灭性的一场较量的极其残酷的写照。




虚拟玛丽安·科什兰科学博物馆


《传染病:对人类健康的挑战》线上展览


该展览是线上展览,展览内容包括 疾病的全球分布、追踪新兴疾病、疫苗和人类免疫、抗生素及新出现的耐药性、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和艾滋病毒大流行、疟疾等板块。 探究了威胁人类健康的疾病和病毒如何演变的、传播者的特性、人类对抗病毒维护健康的历史和方法等问题,可以说是一次专业性和科学性极高的展览。



该展览十分贴心地为教师和学生提供了额外的网页探索模块,帮助他们进一步探索关于传染病的知识,用于学校教育的普及。同时,还为学校教育者设计了与主题相关的教室活动、游戏、虚拟实践以及不同的课程模块,公众可以自由下载实施。由此可见,该博物馆对学术研究和学校教育的高度重视。




不论是博物馆,还是艺术展,目的都是在于让人类记住灾难的刻骨之痛。同样,也是用更艺术、更科学的方式,彰显人在巨大灾荒之下的可贵勇气。


灾难终究会成为历史的尘埃,只有铭记,改变灾祸之源的陋习,留下那份痛苦给予的警醒,才能避免灾难的重蹈覆辙。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400-1280-520